注册

尧熬尔 亚欧大草原历史文化的神秘“黑匣子”


来源:每日甘肃网

尧熬尔一词的发音像晚风掠过空旷的大草原,包含着从前的英雄,单枪匹马鏖战的骑士,自由自在友爱祥和的牧人,还有河岸旁珍珠般的畜群。

原标题:尧熬尔:祁连山下的游牧挽歌

裕固族人自称“尧熬尔”。

尧熬尔——这个古老族群名称的背后,是亚欧大草原辉煌而幽暗的漫长历史。大约在2400年至3000年前,一群来自遥远寒冷国度的骑手们赠给了这个世界一个词语:尧熬尔。千年沧桑之后,尧熬尔人成为亚欧大草原众多游牧民族中一个人口不多的族群。

古老的轮回周而复始,唯有那传唱千年的歌谣,仍回荡在祁连山南北麓。尧熬尔——这个名称像是浮在冰冷海面上的冰山,那么,它下面还有些什么呢?

神秘的名称和历史

公元745—840年的回鹘汗国(作者提供)

西拉郭勒地区图(作者手绘)

对尧熬尔一词的释义,有多种不同说法。相传,尧熬尔一词是这样产生的:古代亚洲北部的游牧人世代饱受暴力、战争、分裂和压迫的痛苦,终于,一个英雄在众人帮助下统一了分裂的部落,宣布要在人间建立一个让所有族群和部落的人民联合起来的国度——尧熬尔。尧熬尔的深层含意就是“大地上生存的所有人都联合起来”。建立这样一个国度,就是为了彻底消灭暴力、战争、分裂和压迫,让人们摆脱动荡岁月之苦。这是古代北方草原人的理想国。沧海桑田,尧熬尔这个名称被遗留下来,成为古代英雄孑遗们的族称。

尧熬尔一词和维吾尔一词其实在阿尔泰语系中是同一个名词。鄂尔浑河畔的古代突厥碑文,以及回纥磨延啜可汗的记功碑、铁尔浑碑和苏吉碑中记载着对尧熬尔的称谓和标志性的符号。

尧熬尔一词,古代汉文写为回纥、韦纥、回鹘和畏兀儿等,在当今的汉语中写为尧熬尔或维吾尔。

有学者将尧熬尔这一词汇作如下解释:它有“黏结、收拢、混合、凝固、掺杂”之意,有“联合、联盟”之意,有“智慧、文明”之意。19世纪俄国布里亚特蒙古学者多尔吉·班札罗夫认为,它由蒙古语词汇“奥义”和“熬尔”构成,合在一起就是“森林百姓”或“林中的人民”之意。

《突厥语大辞典》中说,亚历山大大帝在中亚战斗时遇到一些叫“尧熬尔”的引弓之民,他们帽子的两翅就像是鸢的翅膀,他们骑在马上向后射箭和向前射箭的技巧同样娴熟。亚历山大大帝对此非常惊奇。

古代波斯、蒙古和突厥的历史巨著《史集》中说:“当乌古斯汗占领了从塔剌思和赛蓝到不花剌的地区后,这个地区归附了乌古斯,他对这个地区的统治巩固了以后,便扎下金帐,举行盛大的庆典,对亲族和随从们表示尊敬,并抚慰了全体士卒、诸叔和诸氏族,凡已归附于他者,他都授以畏兀尔(即尧熬尔的异译)之名,因为这个词在突厥语中是联合和帮助的意思。”

正如尧熬尔一词的来源与解释有很多种,尧熬尔人(即裕固族人)的来源也很复杂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就是中国西北地区民族融合史的一个例子。

尧熬尔人是匈奴、柔然、突厥和回鹘政权的一部分,也是他们的后裔之一。在这些政权统治之下的丁零、敕勒、高车、鲜卑等,在相互之间也都是亲族关系,而且他们都源于同一个游牧文化,即斯基泰——匈奴游牧文化。

南北朝时期,在公元546年的秋天,敕勒族的将军斛律金有一次在军中慷慨悲歌:

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

那个时代很多人都是使用多种语言的人,斛律金是用鲜卑语唱的这首歌。这也是尧熬尔人先辈的歌谣。

公元840年左右,统治中心在蒙古高原的回鹘汗国政权崩溃,他们中的部分人来到了西拉郭勒地区,成为今天尧熬尔人(裕固族人)的先祖之一。

蒙古文献中称为“西拉郭勒”的地区,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,处于汉藏、阿尔泰和印欧等几大语系相互交融地带。它北靠阿尔金山,东邻祁连山、青海湖,西接昆仑山,南临巴颜喀拉山。不同历史时期,这里由多个不同的政权统治,如羌、氐、月氏、乌孙、匈奴、吐蕃、吐谷浑、回鹘、蒙古等部族均曾在这个大舞台上登场。

要了解这片区域,就要了解生活在西拉郭勒地区的尧熬尔人,即今天所说的裕固族人。

公元13世纪后,西拉郭勒地区的尧熬尔人中又融合了很多蒙古人。于是,如今尧熬尔人的语言同时包含了阿尔泰语系最大的两个语族——突厥语族(西部尧熬尔语)和蒙古语族(东部尧熬尔语)。西部尧熬尔语还保留了古突厥语词汇,号称“古代突厥语的活化石”;东部尧熬尔语,保留了大量13世纪时期蒙古语的特征。可以说,尧熬尔人是打开西拉郭勒及甘、青、新交界地带民族文化交融的一把钥匙,也是亚欧大草原历史文化的神秘“黑匣子”之一。

公元14世纪至16世纪,因战争和自然灾害,尧熬尔人从西拉郭勒向邻近地区逃亡。他们逃到了祁连山,并在这里接受了藏蒙佛教的格鲁派信仰。

逃亡者们在广阔大地上为了生存拼命挣扎,他们在放牧或战斗中出生、成家、生儿育女、死亡……

在逃亡者的大地上,天空中的飞禽,高山上的野兽以及无数永不为我们所知的人,在风中腐烂后化为泥土,来年春天,各种植物、昆虫和细菌又繁殖生长,草木又开始茂密起来。

尧熬尔人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留着游牧生活方式和价值观。他们把祁连山叫作“腾格里·奥拉”,“腾格里”是“天”,“奥拉”是“山”。腾格里·奥拉在汉语中可意译为“天山”。这也是匈奴人遗留下来的名称。古汉语把匈奴人所说的“腾格里”译为“祁连”(当时读音为“撑犁”)。后来,汉语发音“撑犁”变成了“祁连”,所以有了现代汉语中的“祁连山”。

祁连山是古代亚欧大草原勇敢的斗士——尧熬尔战士的见证。那陡峭的山峰直插天空,好似一把把火炬,在尧熬尔勇士们绝尘而去后仍然熊熊燃烧着。

历史的尘埃已然散去。在宁静的夜晚,耸立于高空中的祁连山之巅和弥漫在那里的云雾,是那么的遥远而亲切,广阔的草原处处祥和。

[责任编辑:李倩]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喜欢
  • 泪奔
  • 可爱
  • 思考
凤凰政务

网罗天下

凤凰中韩热门推荐

今日推荐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